新昌县沙溪中心小学撤并事宜

三月的大山绿色渐浓,香港龙赛基金秘书长大黑猫、浙江义工勤明与月牙却带着不安与踌躇出发,再一次前往浙江新昌县沙溪中心小学就该校即将撤并一事开展沟通与协商。
这座由包爷爷出资创建于1997年的玉书教育楼一直履行着它的光荣使命,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沙溪人,如今因教育政策原因即将予以撤并,浙江义工的内心是十分复杂。出行之前浙江义工就明确了此行的目标:效仿去年新昌县小将镇方口中心完小撤并后采取的处理方案(冠名),传承包爷爷的那份爱心。正是带着这个目的,经过山路十八弯,午间一行3人终于到达学校。踏入校门出乎我们的意料,校长并没有下楼前来迎接。此时正当学校用餐时间,大黑猫依旧笑容满面的与用餐的学生们欢乐的交谈着,看得出她那份一切为了孩子的心。沿着楼梯走上了三楼。校长稳稳坐着,在勤明说明来意后,朱校长慢慢起身,却告诉我们中心学校的校长不在,电话里已提前告知了……(事实上浙江义工仁锋早在一周前与朱校长沟通有关基金秘书长想与中心学校许校长当面相谈,协商沙溪小学相关撤并以及奖教助学金后续,日期具体由校方确定,在此情况下又有了变动,但我们还是本着尊重的态度强烈要求前往学校拜访,希望妥善处理相关事宜。另外我们被告知其实中心学校委托朱校长也可以全权处理此事)。
也许也正是这次感觉到了浙江义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目光,朱校长在尴尬的气氛中开始慢慢坐下从学校概况、今后用途等方面进向我们介绍,明确了撤并后该教学楼还是继续用于教育方面(包括幼儿园以及成人教育)。交谈中,大黑猫与朱校长讨论了是否可以效仿去年新昌县小将镇方口中心完小撤并后采取的处理方案,即在新搬入的教学楼进行重新命名(玉书教学楼),从而能够继续资助这些孩子们。朱校长整个言谈过程一直在强调做这个事情要用1万多块钱我们可以看出是要钱。但当秘书长说了如果还有什么比这件爱的传递的事情更应该去花钱做的事情,那您就先去做。还有幼儿园需要不要助学金,成人教育要不要交学费,这些似乎才堵住了朱校长的嘴,慢慢有了一点转变。言谈间校长还透露出了自己面临的困难和压力,总结一下主要有以下这几个方面:第一,新教学楼平白无故多了几个字,当地百姓是否能接受;第二,目前的玉书教学楼是他21年前亲身参与建设,从感情上有些难舍;第三,询问过之前小将镇方口小学重新冠名的过程及费用太大,学校经费有限;第四,担心中学与小学合并后学生间闹矛盾,同时新校区需穿越马路,存在安全(新老校区相距500米左右)隐患。经过几轮协商讨论校长表示愿意在新校区按小将镇方口小学重新冠名的模式操作。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我们一起考察了即将搬入的新学校(沙溪中学),查看新学校的环境,看着崭新的教学楼,并就玉书教学楼的字以及碑文怎么放展开讨论,初步明确了位置。但朱校长表明最终的处理方案还需要得到县教体局的审批,鉴于此,另外其实我们并不是特别放心朱校长能否妥善处理此事,因此,我们决定去新昌县教体局继续落实玉书教育楼后续若干问题。原本以为后续的处理会顺利些,但没想到被门卫师傅拦在大门外,经过多次努力最后我们终于见到了新昌教体局的办公室俞主任,俞主任听说我们是香港龙赛教育基金会时立刻明白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双方经过细致耐心的详谈后,终于确定沙溪小学撤并后,玉书教育楼重新冠名使用,玉书奖教助学延续,将按之前小将镇方口小学玉书教学楼重新冠名的方案来实施完成。同时县教体局也会督促当地各部门予以全力协助,保证此事一定会做好,也一定能够做好,请我们一定放心,并对我们对孩子以及老师们的持续资助表示感谢!
总算有了协商的初步结果,走出县教体局大门后,深深的叹了口气,阳光总在风雨后,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打破阴暗之墙才能见到那一米阳光,虽然只有一米,但是真的温暖,希望后续事宜一切顺利!

Comments are closed.